零字斩

小白文手,主全職

勇星小段子7

#小星爵上线 #OOC慎入 #最近用简体用上瘾了,简体字注意 (*゚∀゚) 正文 勇度肚子十分的饿。 可能是因为刚刚一直在开会,忘记吃晚餐的缘故吧,他正要站起身去找食物吃,一开门就看到了。 彼得正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拿这一堆的零食,堆得比彼得的身高还高,但是也因为这堆零食,彼得拼命伸长自己的手,却还是碰不到门把。 勇度皱皱眉,他站在彼得的背后,帮他开了门,「来,门帮你打开了。」 彼得正想转头道声谢,却因为勇度的声音愣住了。 要说自从上次蛀牙之后,这艘船上唯一禁止彼得吃零食的人,就是勇度了。 「勇……勇度!」彼得慌忙的进到房间,把零食一股脑儿的丢在床上用棉被盖住,想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 「臭小子,你给老子解释一下,你把零食全部搬进房间要干嘛?现在刚过晚餐时间,你就要吃这么多?」勇度现在火气很大,没吃晚餐的饥饿感加上小鬼的不听话,让他的肚子更饿,心情更火。 「勇度,我想吃嘛!你都不给我吃零食,勇度欺负人,呜呜呜…」彼得只好说出实话,这段时间,他一直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零食被拿去当下酒小菜,今天好不容易逮到勇度不在的时机想大吃特吃的,结果还是被抓了个正着,呜咽一声哭了出来。
勇度看着彼得的眼泪不断的滴滴滴,烦躁的抓了抓头,走到彼得的床边,掀开棉被,拿了包薯片,开了就吃,「这一堆,可不能你一个人全吃,老子还想喝饮料,去帮老子拿来。」说完,顺手从零食堆裏挑了包巧克力饼干丢给彼得。
彼得看着坐在床上吃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零食的勇度,瞬间忘了哭,接住了巧克力,大叫道:「勇度你怎么能偷吃我的零食!」「少废话,你有那包巧克力饼干就不错了,叫你去拿饮料,还不快去!」勇度喷着薯片渣对彼得道。
彼得边愤愤的出门去帮勇度拿饮料边吃着勇度给他的巧克力饼干。
当然,彼得回来时,那一堆零食全进了勇度的肚子里了。
彼得为此生了气,当然气没多久,勇度的报应就来了。
「哈哈哈,谁叫勇度你吃我零食,现在蛀牙了吧!」彼得吃着一个布丁,顺便嘲笑地看着勇度那肿了半边的脸。
「泥鬼劳子粗璀!(你给老子住嘴!)」勇度立马起身追着彼得跑。
「我说老大,你这样吃孩子的零食,你还能有些大人的自觉吗……」部下呢喃了句,当然,是在勇度他们跑远了之后才说的。

勇星小段子(5、6)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5.

「勇度勇度,這是甚麼?」彼得拿著一串紫色顆粒的東西向正在訓斥屬下的勇度。

「靠,你居然給老子犯這種低級錯誤,你知道──」勇度正罵到一半,被彼得的聲音打斷,他定睛一看彼得手上的東西是地球上他最討厭的水果──葡萄。

「小鬼,不知道就去查書,別老是依賴人。」勇度一臉嫌棄的看著彼得手上的葡萄。

「我知道,這叫做葡萄!」彼得得意的笑道,他早知道勇度會叫他查書,所以他事先查好才來找勇度。

「小鬼,你膽子夠大啊,都趕來耍老子了?」勇度稍稍不爽的道。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吃,剛剛吃了一顆,澀澀的,一點都不好吃。」彼得回想起剛剛口中的味道不禁嘖舌。

「笨蛋,那是要剝皮去籽的,拿來。」勇度拿過葡萄,摘了一粒,放到嘴裡嚼了嚼,將皮跟籽吐了出來,「看,就是這樣吃。」

勇度十分討厭葡萄那稍微澀澀的感覺,但是彼得一臉期待的表情讓他勉勉強強的吃了一粒。

彼得也從葡萄串拔下了一粒,依樣畫葫蘆將皮跟籽挑了出來,但是葡萄那個澀澀的口感還是不喜歡。

「勇度,這水果我不喜歡。」彼得嘟著嘴,很是不滿。

「地球上的水果有很多種,老子知道好吃的可不少,走走走,老子帶你吃香的!」勇度將葡萄交給剛剛被他訓斥的部下,便走出了房間。

部下拿著那串葡萄,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過了許久便邊吃著葡萄心情有些雀躍,思考著下次被罵的時候,該拿甚麼彼得不知道的東西給他邊離開了。

 

6.

勇度‧烏干塔的名字家喻戶曉,他的強大與狠絕令所有跟他敵對的人聞風喪膽。

但是最近有個很怪的傳聞,說勇度‧烏干塔最近有溫柔下不了手的傾向,於是宇宙中有些人決定去試試看。

這些人帶著不怕死的心理,在一個貿易盛行的星球,包圍了勇度的飛船。

「靠,最近是怎麼回事前天來一批,昨天也來一批,今天還來?而且還是半夜來?最近是盛行自殺嗎?」勇度心情不怎麼美麗,被吵醒的感覺真的不識很好,他煩躁的看著包圍他殺氣騰騰的敵人們。

「勇度勇度,我好想睡覺……」彼得穿著睡衣,揉了揉眼睛。

「等三分鐘,我們就去睡覺。」勇度說完操縱著飛箭,沒幾下子就把敵人全部殺光。

「走,去睡覺。」勇度抱起彼得,回去房間繼續睡到天亮。

部下看著滿地的屍體,嘆了口氣「老大那如灰塵一般大的下不了手都給小彼得了,怎麼會有你們的份?還來增加我們的工作量……」部下碎碎念而認命的收拾一地的屍塊。








我:我只是吃葡萄一瞬間靈感就來了......

勇星小段子(3、4)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3.
勇度讓部下帶著彼得去打獵了。
明明知道以那小鬼的聰明也有自己的部下陪著應該是不會出事的,但勇度在彼得出門的那段期間,拿著報紙,卻連翻頁都沒翻過一次,顯得有些心神不寧。
「老大——」一名部下跑了過來,「怎麼了,小鬼出什麼事了嗎?」勇度連抬頭看部下一眼都沒有,問道。
「不是,我只是想問這新進的槍械放哪?」部下稍微不好意思道。
「哼,你們這群廢物,該放哪放哪!別煩老子看報紙!」勇度重重哼了一聲,繼續低頭看著報紙。
「勇度——」一道稚嫩的聲音呼喚著勇度,他知道那小鬼回來了。
「成果如何?」勇度終於放下報紙,看著彼得向他走過來,臉上帶著自信滿滿的笑容。
「我今天獵到了好多隻鳥跟一隻鹿!」彼得用著髒髒的手抹了抹有些搔癢的鼻子,一臉「快誇我」的表情。
「哼,才幾隻獵物就高興成這樣,老子在你這年紀的時候還獵過大象!」勇度不甘示弱的回道。
「那是因為那顆星球沒有大象,不然我一樣也能抓到!」彼得不高興的忘了剛剛狩獵的成果,也忘了邀功,急急的應道。
「吼?真的嗎?」勇度用著嘲笑的臉走向彼得,勇度的表情讓彼得不高興得連臉都皺在一起了,但是卻沒辦法信誓旦旦的說出確定的話。
「哈哈哈,想贏過老子,再過一百年吧!」勇度見彼得不回,豪不客氣的放聲大笑。
「手髒死了,快去洗手,吃晚飯了。」勇度心情瞬間變好,卻看到彼得的鼻翼因為彼得手髒去抹的關係黑黑的。
「晚餐吃什麼?」彼得的不甘心瞬間被晚飯蓋過去了。
「烤肉,所以再不去洗手,肉就沒嘍——」勇度吹著口哨,推著彼得去洗手。
「切,明明溺愛的要死,還口是心非。」那名拿著槍械的部下在旁邊從頭看到尾,為那個不肯說出真心話的上司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4.

風和日麗的下午,是個適合襲擊的好天氣。
但是相較於這個好天氣,勇度跟他飛船裡的所有人心裡就不是那麼美麗了。
飛船被襲擊的紅燈閃啊閃的,看得勇度心浮氣躁,然而敵人之中有人身形詭異,老是抓不到,讓他煩不勝煩。
勇度正前往著彼得的房間,但是走到一半就發現那名身形詭異的人拿著槍頂在彼得的腦袋上。
「勇度!」彼得一臉快哭出來的神情,讓勇度煩躁的心情更加嚴重,正要上前,卻被敵人叫住,「勇度•猶東塔,不准動!你不要這小鬼的命了嗎?」敵人叫出他的全名,讓他的步伐停了下來。
「哈哈哈,囂張的破壞者首領也會有這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敵人見狀,開始瘋狂大笑。
「你笑聲吵死了。」勇度看著笑得無法無天的敵人,沉下臉,吹了個口哨,操作著飛箭,敵人瞬間頭身分離。
「勇度!」彼得腿有些軟,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太沒用了,被敵人挾持就嚇成這樣,走了。」勇度走上前,將彼得背到肩上,繼續掃蕩敵人。
「殺手奶爸?」敵人見到勇度跟彼得的瞬間想到了這個詞。
「求你別說。」勇度的部下聽到這句話,嘆了口氣,手中的武器不落風,將講殺手奶爸的敵人砍成兩半。

【勇星】腦洞小段子

#親情向

#小星爵上線

#ooc慎入

(一)

 

「勇度!這個是甚麼?」彼得拿著一把槍朝勇度跑去。

原本勇度沒有多注意彼得手上拿的東西,但他仔細一看,那把是他們剛新進的槍支,還是已經上了膛的,而且槍口還是朝著彼得的肚子。

「笨!快把那東西放下!」勇度的吼聲讓彼得有點錯愕的停下腳步,勇度見狀立刻一個口哨聲響起,一道鮮紅的殘影劃過,瞬間將槍支分成兩半。

勇度悄悄的鬆了口氣,「你這個笨蛋小鬼,你還不夠格拿那東西,再過兩年吧。」彼得有些失落的走開了。

「老大,那可是新品啊……」手下捧著槍支的殘骸無奈道。

「不會再買一把嗎?對了,下次進貨順便進幾個槍支架,要高到讓那小鬼拿不到的程度,不然一直重買也不是辦法。」勇度說完就跟上彼得的步伐走出房間。

手下看著窗戶外勇度跟彼得打鬧的身影,嘆了口氣,「有個溺愛小孩的老大,我們這些部下好苦命啊……」

 

(二)

 

「勇度!勇度!我會吹口哨了!」彼得興奮的爬上正在看報紙的勇度的大腿上道。

「說話就說話,爬老子腿上幹嘛……所以呢?」勇度放下報紙看了看周圍沒人,就任著彼得坐在他腿上。

「讓我玩飛箭!」彼得滿臉期待地看著勇度。

「那得先通過考核才行,先吹首歌來聽。」勇度道。

彼得用力的點點頭,努力地想吹出音調,但是剛學會如何發出聲音的彼得只能發出一個單音,雖然音調有些小小的起伏,但是這項考核還是失敗了。

「小鬼,你還差得遠呢。」勇度拿起飛箭,口中隨便哼著調子,飛箭隨著調子在房間裡飛舞了起來。

「勇度,我要怎麼樣才能像你那樣?」彼得滿臉羨慕的問。

「你先把老子給你訓練做完吧。記住,做甚麼事情,靠得都是這裡。」勇度用拳頭槌了槌胸膛,點了點彼得的心臟。

「好!」彼得笑著跳下勇度的大腿,跑出房間。

勇度看著彼得跑出去的身影,無奈的笑了笑拿起旁邊的報紙繼續看。


© 零字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