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字斩

小白文手,主全職

林方--灰色地帶

黑道警察paro
ooc慎入@

清晨,在一間倉庫裡,槍聲砰砰作響。
幾道黑色人影在微光下閃過,正是林敬言帶著其部下逃離戰場的的身影。
又幾道黑影擋在林敬言一行人的面前,「呦!林大大,不去警局喝杯茶再走嗎?」那黑影正是方銳帶著他的部下舉著槍擋住林敬言一行人的去路。
方銳用槍指著林敬言的腦袋,在警界有黃金右手之稱的方銳,是不可能會失手的。
但是林敬言看了看方銳,輕鬆的笑了笑,「呦喝!這不是方銳大大嗎?雖然想敘敘舊,但是今天時間來不及,還是下次吧。」
說完,林敬言飛快的拉開煙霧彈的拉栓,丟向了方銳。
方銳一瞬間就認出這是煙霧彈,連忙追了上去,卻跟自己的部下分開了。
「站住!」方銳抓到了林敬言的手。
林敬言一個轉身,將方銳拉進懷裡,緊抱著。
方銳一愣,卻沒抵抗林敬言的懷抱。
在黑道與警察這黑白分明的私底下,存在著一部分的灰色地帶。
他們是戀人。
這是只有一部分的人才知道的秘密。
五年前,方銳剛成為警探,其中的一次任務便是圍剿林敬言與交貨人的事件。
在方銳到之前,雙方因為一言不合,開了火。
「林敬言!看你今天往哪跑!」方銳舉著槍追著林敬言跑,一臉勢在必得的模樣。
「唉呦,你怎麼一直追我呢?先去抓對面的黑道老大嘛~」林敬言一邊想甩開一路緊隨的方銳,一邊說道。
「你比較有價值啊。林大大。」方銳說道。
「呵…小心!」林敬言一轉頭便看到方銳頭上的鋼筋因為剛剛的開火正搖搖欲墜。
方銳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只看到林敬言的身形一頓,立馬射了一槍在林敬言的小腿上。
林敬言吃痛,但是不知道為甚麼,他不想要方銳死在他面前。
一把推開了方銳──碰!
鋼筋倒了下來,揚起了滿天的塵埃,方銳只能愣在原地。
塵埃散去,他看到林敬言的雙腳被壓在鋼筋底下。
「喂......你還活著嗎?」看著為了就自己而被鋼筋壓著的林敬言,心念一動,救出後,把他帶回了軍醫的地方,給他治療。
「欸,老夫就說這人怎麼這麼眼熟呢,這不是通緝犯嗎?我們的方銳大大甚麼時候這麼好心了?」魏琛抽著菸,替林敬言療傷著。
「老魏,你有些專業素質行不?替患者治療還抽著菸?萬一傷口感染了怎麼辦?」方銳上前將老魏叼在嘴上的菸搶過熄滅。
「呦喝,方銳大大對這位可真是用情至深啊?連老夫的菸都敢搶。」魏琛挑了挑眉,「行了行了,別那麼緊張,這位受的傷並不是很嚴重,只是腳還要歇息幾日,既然他是為了救你,就要好好負起責任照顧好人家啊。」說完,魏琛走出病房,把空間留給方銳跟躺在床上的林敬言。
「你幹嘛保護我?少一個警察追你不是很好?」方銳坐到病床旁,手用力地抓著床單。
「我第一次覺得,有警察追是件好玩的事。」方銳聽到聲音,抬起頭,就看到林敬言已經睜開眼睛看著他。
「我在黑道上已經混了很多年了,要怎麼甩開警察,很是熟練,但是從來沒有一個警察能找到我、追到我,甚至用槍指著我。你是第一個,方銳。」林敬言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甚至臉上泛著些紅暈。
「所以你救我只是因為這樣?」方銳說不清楚現在的心情,只是心中有些失落。
「不是,方銳,你對我來說不只是這樣,從你十年前第一次擋在我面前用槍指著我的那個時候,有種讓我不想逃跑的感覺,我想這可能是一見鍾情吧?」林敬言自嘲的笑笑,「我喜歡你。你不能接受的話,那就當作我沒醒來好了。」說完林敬言閉上眼睛,好像他真的沒張開眼睛過。
聽著林敬言的話,方銳聽得有些茫然,但是他不是傻子,他聽得出來林敬言口中的真誠。
五年前,自己剛成為警察,第一次出去出任務時,就遇見了林敬言。
不知為何,他很喜歡追著林敬言。
從那時開始,方銳就追著林敬言,五年。
方銳猜想,他可能也身陷了林敬言的逃跑之中吧。
方銳想清楚了之後,抬起了林敬言的下巴,親了下去。
林敬言感受到了一個溫暖的觸感覆蓋在自己的唇瓣上。
林敬言想加深這個吻,將舌頭伸進了方銳的嘴哩,方銳察覺想往後退,卻被林敬言伸在他後腦勺的手給擋住。
「方銳大大這是接受我的告白了?」吻畢,林敬言笑彎了眼道。
「猬瑣。」答案不都擺著了嗎?還問?方銳不想多說甚麼,直接一吻代替了回答。
如今,他們再一起了五年,知道的那些人都戲稱他們為「犯罪組合」,黑道能給警察很多表面上查不到的東西,而警察能幫黑道正大光明的處理掉他們的敵人。
一個警察,一個黑道。
看似無相關的兩個人,因為相互追逐而再一起,想著就好笑。
看到方銳傻笑,林敬言很是不解。
抬頭看著有些傻氣的林敬言道「我們的犯罪組合還在繼續。」

林方——婚禮系列文


#雷者勿入
#私設注意
夏休,林敬言待在霸圖訓練。
方銳坐在興欣的電腦桌前,很是不爽的看著電腦。
“林大大明明都退休了,還待在霸圖幹嘛呢?!”方銳碎念道。
“呦,方銳大大是在埋怨我啊?”聽到熟悉的聲音,方銳驚訝的回過頭,果然在訓練室的門口看到了林敬言。
“林大大?!”方銳很是驚訝。
“呦,方銳大大好久不見了。”林敬言推了推眼鏡,嘴巴掛著笑容。
“你還敢說?!是誰一聲不吭的退役?是誰比賽結束了不來看我?!”方銳聽到,將所有該說的不該說的全說了。
可是林敬言沒有生氣,反而笑笑的抱住方銳,“所以我這不是來給方銳大大賠罪了嗎?”
熟悉的懷抱讓方銳感到心安,“你到底是來幹嘛的?來看笑話的?”
“方銳大大,我可沒像你那麼無聊,這次可是要緊事。”林敬言笑嘻嘻的道。
“臥槽,你說誰無聊?我這黃金右手可忙的很,訓練量可是很多的!”方銳趾高氣揚的說。
“是是是,方銳大大您忙,小的就不打擾您了。”林敬言,轉身正準備走,就聽到“林敬言你走你試試?信不信我打你!”方銳衝過去想抓住林敬言的衣擺,卻不料林敬言一個側身把方銳攬進懷裡。
“林大大?你怎麼突然這麼少女心啊?腦袋壞了?”方銳道。
“方銳大大,你這個時候就不能乖乖閉嘴不破壞氣氛嗎?”林敬言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隻手錶。
“哦哦哦!金的欸,真適合我的黃金右手的稱呼!”馬上帶起來,左照照右照照滿臉歡心。
“方銳大大,嫁給我。”林敬言一臉認真的看著方銳愣住的臉。
“你要每天都陪著我說話,每天看著我打每一場比賽,你要照顧我,一輩子,你願意?”方銳茫然的看著林敬言。
眼前這個人,跟以前在呼嘯當隊長時的表情一模

,認真。
“對,一輩子,我照顧你一輩子。”林敬言微笑道。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就勉強答應你吧,來我們上線玩榮耀去。
鬼迷神疑,上線。
冷暗雷,上線。
【系統】玩家鬼迷神疑與冷暗雷在今日結為夫妻,天地樂見。
世界
職業群的。也一樣,就看兩個人猥瑣的笑了笑。

我們的犯罪組合,一輩子不分離。

© 零字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