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字斩

小白文手,主全職

聯盟婚禮系列——雙花

私設請注意
雷者請閃避

#交往前提
#ooc注意
以下正文

孫哲平最近一直嘆氣。
張佳樂也一直嘆氣。
義斬和霸圖的人對於兩個人很是擔心。
問本人也問不出來,只好就繼續擔心。
其實兩個人嘆氣的原因不是因為吵架什麼的,而是婚禮。
原以為退休再跑去美國辦就好,飛機票的錢對孫哲平這個土豪來說根本是小意思,但是最近聯盟的七夕告白活動,妹子們的告白還好只是說“我愛你”而已,但是漢子們卻直接說“嫁給我吧樂樂”“娶我吧!孫爺!”看得兩人覺得不早點結不行,又不敢跟對方衝一句“我們馬上結婚吧!”兩個人只好嘆氣以示自己的煩惱。

“呦,聽斬樓蘭說你的情況不好,這是怎麼了這是?跟樂樂吵架了?”被斬樓蘭敲到厭煩的葉修終於看不下去了。
“沒有吵架。”孫哲平道。
“那是想綁人了?”葉修又猜道。
“嘖,關你啥事?”孫哲平很是不耐煩。
“呦呵,說中了啊?我們的孫哲平孫大大佔有慾可真強。”坐在螢幕前面的葉修笑了笑。
“滾。”心情不佳的孫哲平很是不耐煩,被葉修道中之後更是心煩。
“拉不下臉跟樂樂說是吧?拜託,都多大的人了成熟一點好嗎?不會求婚啊?趁現在夏休,快些吧你。”說完葉修的名字就消失了,想必是去打榮耀了,孫哲平看著求婚二字許久,毅然決然的出門去。

張佳樂接到了一封來自孫哲平的信,裡頭有張紙條和機票。
-飛到B市來,我給你個東西。 孫哲平筆-
看著熟悉的自字跡,張佳樂心中充滿著問號,不過還是聽話的帶著些許行李,在飛機票上的日子飛去B市找孫哲平。

這天,是張佳樂來的日子。
孫哲平一大早就起了床,穿得隨意,但是依舊不改那土豪的氣質到機場接人。
“大孫!”張佳樂一下飛機就看到孫哲平的背影,真的不能不說,能把那些名牌都穿在身上的,除了孫哲平以外大概不會有其他人了。
孫哲平轉過頭看著自己多年的搭擋加戀人向自己走過來,飛速的提起張佳樂的行李和牽起張佳樂的手到了自己的車子面前。
黑色的流線型跑車,張佳樂看到一瞬間嘴忘了闔起來,這台車是張佳樂之前說過好看的車,但是顏色只有黑色讓張佳憤憤不已。
“大孫,你真的是土豪啊……”張佳樂下意識脫口而出。
孫哲平挑了挑眉,把張佳樂的行李丟到後座,順便把人丟到前座坐著。
“大孫,我們要去哪裡啊?”側了側頭看向發動引擎的孫哲平。
“等等你就知道。”說完,孫哲平就起動了車子。
張佳樂原本還要繼續追問的,可是他沒辦法。
——孫哲平你大爺!這都超速了吧!遊戲裡狂就算了,開車有必要也這麼狂嗎?——這段話張佳樂的吞在肚子裡不說,他嘴巴裡還殘留著嘔吐的味道。
“張佳樂,你有必要那麼誇張嗎?只是開快一點而已暈成這樣。”停下車子,孫哲平遞了紙巾和水給張佳樂順便抱怨道。
“臥槽,什麼叫有點快,根本飆車好嗎?到底要幹嘛飆那麼快。”張佳樂喝了大半的水,擦了擦嘴,用斜眼鄙視著孫哲平。
“想快點讓你看到這個風景。”孫哲平指了指前面,張佳樂抬起頭一看,頓時說不出話來。
花海,鮮紅色的花海,如他們的繁花血景一般艷麗。
張佳樂對於美麗的花雖然不是很感興趣,但是看到像是自己組合的名字的花海,心還是稍稍顫抖了幾下。
“張佳樂,我們下去看看吧。”孫哲平打開了車門,繞到張佳樂的車門前打開,伸出了手,如當初他邀請張佳樂的場景般。
張佳樂看到了這場景,眼眶裡的水光在夕陽下更是波光粼粼。
張佳樂握住了孫哲平的手,就像當初一樣。
走了一段路,孫哲平停了下來,張佳樂疑惑的看著孫哲平“大孫?”
“張佳樂,雖然我們的繁花血景不再,但是我的血景依舊為你書畫,你呢?你的繁花還會為我盛開嗎?張佳樂,嫁給我,我養你。”孫哲平從懷裡拿出一條項鍊,上面的戒指刻著血景二字。

當孫哲平說出這句話時,低沉且有力的語調讓張佳樂更紅了眼。

“大孫,我的繁花隨時隨地都是為了我們為了勝利而綻放,我願意。”張佳樂向前靠了靠,讓孫哲平替他戴上。

替張佳樂戴完項鍊的同時,孫哲平立馬封住了張佳樂的嘴唇。

許久,兩個人才離開對方的唇。
“張佳樂,你的嘴巴裡還殘留嘔吐物的味道哦。”孫哲平笑道。
“孫哲平你大爺!”張佳樂邊吼邊追打著孫哲平,怒氣沖沖的他似乎沒發現自己的臉上一點怒氣也沒有。

通紅的煙火在星空下綻放,如他們從以前到現在的繁花血景般。

“大孫,我們的婚禮呢?”張佳樂和孫哲平跑累了,坐在花海中問道。
“婚禮?已經結束了哦,連誓約之物都交換了不是?”孫哲平拉出早掛在脖子上的項鍊道。
“結果跑了一整天啊,真是特別的婚禮啊!”張佳樂咬牙切齒的說。
不過這樣他就滿足了,再怎麼說,這都是大孫給他的,無論怎麼樣,這樣便足矣。

评论
热度(8)

© 零字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