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字斬

小白文手,主全職

【盾冬盾】以前的时候

#ooc慎入
#清水向
#不是很懂自己在写什么w

史蒂夫看着自己习惯在上面画图的小册子。
这本小册子他用了很久了,但他始终无法去翻前面他那70年前所画的图。
并不是因为太丑,而是他怕自己睹物思人。
他其实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有画画这一兴趣了。
在还没遇到巴基之前,他时常绘画一些令人怀念的图,像是以前的玩具或是印象深刻的东西。
但是遇到巴基之后,生活几乎被他和兄弟们占满,当然给他画图的物件也就是巴基了。
每当巴基跟他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会深深的映在脑海,等到有空的时候,再将其画下。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跟他一起做任务时,他说:「史蒂夫,等我回来一起喝酒!」
只是,他画完了那画面,却没等到巴基回来。
从那次之后,史蒂夫就不...

勇星小段子7

#小星爵上线 #OOC慎入 #最近用简体用上瘾了,简体字注意 (*゚∀゚) 正文 勇度肚子十分的饿。 可能是因为刚刚一直在开会,忘记吃晚餐的缘故吧,他正要站起身去找食物吃,一开门就看到了。 彼得正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拿这一堆的零食,堆得比彼得的身高还高,但是也因为这堆零食,彼得拼命伸长自己的手,却还是碰不到门把。 勇度皱皱眉,他站在彼得的背后,帮他开了门,「来,门帮你打开了。」 彼得正想转头道声谢,却因为勇度的声音愣住了。 要说自从上次蛀牙之后,这艘船上唯一禁止彼得吃零食的人,就是勇度了。 「勇……勇度!」彼得慌忙的进到房间,把零食一股脑儿的丢在床上用棉被盖住,想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 「臭小子...

賤蟲,你說標題是什麼我不知道

@犬小路 祝你生日快樂///
這篇純屬是你的生賀文,只花了一天趕出來,ooc見諒啊/

正文
“嘿,據說今天是你生日,所以作者給了我跟親親小蜘蛛約會的機會是吧?”韋德坐在彼得家的窗台上一臉微笑的望著前方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嗨,死侍,你能別坐在人家的窗台上嗎?你不會壞掉但是窗台會壞掉。還有我好奇很久了,你到底是在跟誰說話?”彼得穿著蜘蛛人的服裝,打開了窗戶,一臉「你又來了」的表情。
“哦,我可愛的小蜘蛛,你這是要迎接我進去你房間嗎?我會害羞的,人家還沒準備好……”韋德這語氣要多欠揍就多欠揍。
“走開,我要去找史塔克先生,你擋到我的路了。”彼得不想理他,將他的臉推到一旁。
“不行,作者說我不能離開你!”...

勇星小段子(5、6)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5.

「勇度勇度,這是甚麼?」彼得拿著一串紫色顆粒的東西向正在訓斥屬下的勇度。

「靠,你居然給老子犯這種低級錯誤,你知道──」勇度正罵到一半,被彼得的聲音打斷,他定睛一看彼得手上的東西是地球上他最討厭的水果──葡萄。

「小鬼,不知道就去查書,別老是依賴人。」勇度一臉嫌棄的看著彼得手上的葡萄。

「我知道,這叫做葡萄!」彼得得意的笑道,他早知道勇度會叫他查書,所以他事先查好才來找勇度。

「小鬼,你膽子夠大啊,都趕來耍老子了?」勇度稍稍不爽的道。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吃,剛剛吃了一顆,澀澀的,一點都不好吃。」彼得回想起剛剛口中的味...

勇星小段子(3、4)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3.
勇度讓部下帶著彼得去打獵了。
明明知道以那小鬼的聰明也有自己的部下陪著應該是不會出事的,但勇度在彼得出門的那段期間,拿著報紙,卻連翻頁都沒翻過一次,顯得有些心神不寧。
「老大——」一名部下跑了過來,「怎麼了,小鬼出什麼事了嗎?」勇度連抬頭看部下一眼都沒有,問道。
「不是,我只是想問這新進的槍械放哪?」部下稍微不好意思道。
「哼,你們這群廢物,該放哪放哪!別煩老子看報紙!」勇度重重哼了一聲,繼續低頭看著報紙。
「勇度——」一道稚嫩的聲音呼喚著勇度,他知道那小鬼回來了。
「成果如何?」勇度終於放下報紙,看著彼得向他走過來,臉上帶著自信滿滿的笑容。
「我今天獵到了好...

【勇星】腦洞小段子

#親情向

#小星爵上線

#ooc慎入

(一)


「勇度!這個是甚麼?」彼得拿著一把槍朝勇度跑去。

原本勇度沒有多注意彼得手上拿的東西,但他仔細一看,那把是他們剛新進的槍支,還是已經上了膛的,而且槍口還是朝著彼得的肚子。

「笨!快把那東西放下!」勇度的吼聲讓彼得有點錯愕的停下腳步,勇度見狀立刻一個口哨聲響起,一道鮮紅的殘影劃過,瞬間將槍支分成兩半。

勇度悄悄的鬆了口氣,「你這個笨蛋小鬼,你還不夠格拿那東西,再過兩年吧。」彼得有些失落的走開了。

「老大,那可是新品啊……」手下捧著槍支的殘骸無奈道。

「不會再買一把嗎?對了,下次進貨順便進幾個槍支架,要高到讓那小鬼拿不...

全部都是車
ooc慎入

葉魏--手機事件

ooc慎入

看著電視裏,中國代表隊贏得了冠軍,興欣網吧裡歡聲雷動。除了魏琛。
離葉修離開已經過了許久,沒人陪他拌嘴吵架、房間裡只剩下一個人的菸味,讓他十分不習慣。
拿出了手機,給黃少天跟喻文洲發了條恭喜的消息,但其實他最想說恭喜的卻是葉修。
當了藍雨隊長兩年的自己,知道領隊的擔子有多重,更何況是國家的代表隊。
他很想親口跟葉修說:恭喜你、辛苦了。
心想至此,手機震動,看到手機上顯示著「少天那熊孩子」
魏琛接起:「喂?」
「老魏你不道德啊,哪有人不給自己的老公說恭喜去跟自己後輩說的啊?」出來的聲音卻不是黃少天的,而是葉修的聲音。
「誰叫你不買隻手機?你買了老夫天天跟你這不要臉的傳簡訊。」心知道不可能,但還是噴...

林方--灰色地帶

黑道警察paro
ooc慎入@

清晨,在一間倉庫裡,槍聲砰砰作響。
幾道黑色人影在微光下閃過,正是林敬言帶著其部下逃離戰場的的身影。
又幾道黑影擋在林敬言一行人的面前,「呦!林大大,不去警局喝杯茶再走嗎?」那黑影正是方銳帶著他的部下舉著槍擋住林敬言一行人的去路。
方銳用槍指著林敬言的腦袋,在警界有黃金右手之稱的方銳,是不可能會失手的。
但是林敬言看了看方銳,輕鬆的笑了笑,「呦喝!這不是方銳大大嗎?雖然想敘敘舊,但是今天時間來不及,還是下次吧。」
說完,林敬言飛快的拉開煙霧彈的拉栓,丟向了方銳。
方銳一瞬間就認出這是煙霧彈,連忙追了上去,卻跟自己的部下分開了。
「站住!」方銳抓到了林敬言的手。
林敬言一個轉身,...

學長們的小事情

楚清嵂坐在會長辦公桌抬頭望著面前的副活動長,陳具穹。
系學會在新生入學的前一個禮拜永遠是最忙碌的,要安排一大堆的活動。
楚清嵂,身為會長自然是忙的不可開交,當然活動長跟副活動長也是。
這一天正好是新手入學的最後一次迎新活動——系大會。
當陳具穹在台上跟他閒話家常聊天拖時間的時候,不知道是哪根經不對,對著陳具穹道:我只愛你一個。
當台下的女生們尖叫聲四起時,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蠢事。
現在,陳具穹站在他的面前,一臉害羞的看著他。
“那天,你是在告白嗎?”陳具穹問道。
陳具穹也很困擾,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喜歡女生的,但是當楚清嵂在台上跟他告白時,心臟卻是激動的跳動著。
所以,他再問了一次,他想問清楚,自己跟楚清嵂的心。
看...

© 零字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