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字斩

小白文手,主全職

去看了dead apple被萌到死就開了車,但我覺得會被屏蔽

[錘基]諸神黃昏後續腦洞1


「如果說你真的在這裡,我會立馬抱你。」索爾睡著將剛剛@從酒瓶拔出的塞子丟向了洛基。
然而洛基接住了。
索爾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沒想到洛基這次結束沒有離開他。
「老哥,我在這裡。」洛基揚起了惡作劇的微笑。
洛基走到索爾身邊,將他的酒瓶蓋上,並將索爾喝剩的酒喝盡,「老哥,你不能在登基的時候喝醉。」
「登基?我原本是有打算登基,但前提是你不在,你才是當王的料,我的弟弟。」索爾抱住了洛基說道。
「不,哥哥,當王的應該是你,你在阿斯嘉的人望不是我能比的,更何況我是惡作劇之神,我不可能站在人們的面前。」洛基的眼神彷彿看開一切,安撫似的拍拍抱住他的索爾。
「弟弟,你這樣謙虛我好不習慣。」索爾知道洛基的性格,便打住了對話。
「老哥,你就不怕我又背叛你?」洛基愣了愣,有點空洞的問道。
「讓你背叛又有何妨?我能阻止你一次兩次,就能阻止你第三次,我想要一直信任你,我的弟弟。」索爾揉了揉洛基他那被自己號稱“油亮”的黑髮,力道不算太輕。
「老哥…你這樣我頭髮很痛……」洛基覺得自己完了,決定再相信一次索爾的自己好像把埋藏在心裡深處的感情一點一點的挖掘出來了。
洛基開始一滴一滴的滴下眼淚。
「怎麼了嗎?我的弟弟。」索爾看起來有些慌張,他沒想到一向堅強的弟弟會這麼輕易的流下眼淚,而看到自己弟弟的眼淚,心中泛起了心疼和……不被接受的心動。
洛基胡亂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看著粗魯擦乾自己眼淚的洛基,那不該出現的心動更加明顯,他乾咳一聲,「我想我們該出去了,我的弟弟。」
「說的也是,你不能讓你的子民等太久,我的哥哥、我的王。」洛基那個被自己用不是很柔軟的袖子擦紅的眼眶,露出了索爾活到現在,從沒看過的美麗笑容。
「我想我的子民也不想等你等太久,我的弟弟、我唯一的親人。」
索爾坐上了王位,雖然沒有了以往金碧輝煌的王殿,但是索爾那走上王位的姿勢,就算沒有了黃金的座位,但是那王者的氣勢一絲不減,讓人臣服。
洛基看著他想奪走的王位被自己的哥哥坐上,心裡出奇地沒有一絲不快。
他緩慢且搖晃的走到了索爾的身邊。
他想,一直在索爾的身邊。
這有些害怕且甜蜜的思緒佔據了他的腦海。

叶魏——生日快乐(下)

#花吐
#OOC慎入
#简体字
#双向暗恋梗
#魏琛生日快乐!!
#能接受的往下看吧
隔天早上起来,魏琛看了看隔壁叶修空空的床铺,本来都比他晚起的叶修,今天一早就不见人影,魏琛也没有多在意,又睡了过去。 快过中午,陈果一脚踹开房门,「魏琛你给我起来!都几点了,我们在外面等你大半天了!」 魏琛像一只慵懒的老猫一样睁开眼。
「行了,来了来了,都不让老人家睡个好觉。」魏琛边抱怨边把陈果推出了房门。
阿……就是今天了吗?魏琛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魏琛一出房门,让本来等了一个小时的陈果暴怒的心情由错愕取代。
「魏老大你吃错药了吗?」拿着生日爆竹的包荣兴,惊讶的道。
「这身有那么奇怪吗?」魏琛拉了拉身上的西装,问道。
「卧槽,我还真没看过老魏没鬍渣的样子,新鲜,新鲜。」方锐不得感叹道。
「啧,滚滚滚滚滚,老子今天心情好,爱刮胡子!」魏琛说完,一秒盯上在陈果身后的蛋糕,走了过去,拿起刀来立刻就要切。
「你给我等等,谁准你切蛋糕了?」陈果说道。
「果果冷静,人家今天是寿星嘛!」唐柔安慰道,「老魏,叶修他们还没回来呢,先喝点可乐等等……」「我们回来啦!」唐柔刚想让魏琛再等等,还没说完,苏沐橙跟叶修就回来了。
「呦喝,老魏你穿成人模狗样的要干嘛去阿?」叶修吐了口烟,嘲笑道。
「过生日,老叶,老夫过自个儿的生日,要吃自个儿的生日蛋糕还要等你回来,你不是去买老夫的生日礼物,老夫可不原谅你阿!」魏琛伸出手跟叶修要礼物。
「喏,拿去。」叶修把一个小型的盒子丢到魏琛手上。
「这是啥?该不会是个垃圾吧?」魏琛边怀疑边打开,再打开之后看到一枚戒指,愣住了。
「哥给你的,恕不退货。」叶修一把抓住魏琛的腰,吻上。
魏琛还没回过神,众人倒是反应很快,瞬间整个屋子充满着惊呼和恭喜两句话。
吻毕,两人齐齐的捂住嘴,象是吐了什么东西出来,在众人的视线下,魏琛和叶修一起张开双手,一朵白色三色堇和黄色铃兰花在众人的眼前,绽放、消散。
「呦喝,这么玄的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方锐瞪大眼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老叶,你什么时后暗恋老夫的?你早说老子还用得着每天吐吗?」最快回过神来的是魏琛,他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
「看你躲躲藏藏的,挺好玩的。」叶修从怀里拿出菸,吸了一口。
「卧槽,敢情是你为了看老夫笑话才不说的?」魏琛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看人的品味。
「老魏,我刚刚已经说了啊,售后不退货。」叶修笑道。
「你给我滚蛋!」魏琛笑骂,顿时整个屋子里充满着笑声。
「好了好了,老子刚起床,饿死老子了!」魏琛再次拿起蛋糕刀,切了下去,生日派对正式开始。
众人吃啊喝啊闹的,直到半夜大家都睡去时,还有两个年纪颇大的夜猫子在窗台抽烟。
「老魏,这个生日过的怎么样?」叶修环抱住魏琛问道。
「过得还算不错。给你打87分不能再高了。」魏琛吐出一口烟,回道。
是的,过得不错,今后也会过的不错。
夜空下,叶修送的戒指闪烁着。

叶魏——生日快乐(上)

#花吐
#OOC慎入
#简体字
#双向暗恋梗
#魏琛生日快乐!!
#能接受的往下看吧

「拿完了冠军,老夫也该退役了……」魏琛吐了口烟,脸上是满足但是疲惫的神情。
「你跟老叶拿完冠军就跑,你们不担心这群小伙子阿?」方锐说道。
「不是还有你跟沐橙在么?怕什么。」叶修回答,话语里满满的信任。
「对嘛!对嘛!怕个毛线,舍不得我和老叶啊?」魏琛挑衅的笑道。
「老魏老魏,过来一下。」陈果向魏琛招了招手。
「少女,你这是在叫狗啊?」魏琛默默的将烟熄灭,跟着陈果去了隔壁房间。
叶修看着魏琛跟着陈果进房间的背影,一脸复杂。
「我说老魏,你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啊……」陈果看着一进房间就狂吐花瓣的魏琛。
魏琛等到稍微有些好转之后,疲惫的看着地上白色三色堇花瓣。
在2个多月前,他开始在漱口时发现有花瓣,也察觉到了自己对叶修的那份感情。
战队里发现自己有花吐症的便是陈果,但是这种病是没法救治的,唯一的痊愈方法是和暗恋的人用真心的吻来治癒。
「老魏,你还不跟我说你暗恋的人是谁吗?」陈果着急的问。
「跟妳说了能怎么样?那人是不会喜欢我的。」魏琛笑道。
「你…你这个老顽固!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明天就会死掉?!」陈果着急,她不是没上网查过花吐症,照时间推算,魏琛明天就会因为花吐症死去。
「在生日当天死掉,不也挺浪漫的吗?」魏琛揉了揉陈果的头发,在脸上装出神采奕奕的神情,走了出去。
「老魏,你跟老板娘说了什么悄悄话阿?」方锐一脸我想听八卦,說道。
「在說該不該把你减薪!」老魏开玩笑的道。
「喂!你是开玩笑的吧?有你这样坑队友的吗!」方锐瞪大眼,激动的道。
「不是有么?在你面前,是说老叶呢?老夫还想跟他讨论一下退休金的事呢。」魏琛四处张望,发现原本在这里的人,少了叶修和苏沐橙。
「老叶的话,刚刚被沐橙妹子拉走……喂,老魏,去哪啊?」方锐还没说完,魏琛转头就走,听见方锐的问话后,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出去吹吹风。」就走了。
果然自己是没望的啊。魏琛这样想着又吐了一瓣花出来。

「沐橙,干嘛啊?」叶修无奈的问道。
「明天不是老魏生日么?你要送什么给他?」苏沐橙问道。
「到时候看了不就知道了?急什么。」叶修笑道。
「好奇……你什么时后跟老魏表白阿。」苏沐橙的一句话,把叶修给呛着了。
「咳咳咳,你这妹子……」叶修捂着嘴,似乎有不想给苏沐橙看到的东西。
「别藏着了,叶修你得了花吐症,对吧?」苏沐橙微笑的说道。
「……」叶修生平第一次觉得这妹妹的观察力真敏锐。
在一个多月以前,叶修发现了自己和魏琛房间的洗手檯上有几瓣小小的花瓣,当然,那些花瓣不可能是自己的,自然是魏琛的。
魏琛都有几次捂着嘴冲进浴室, 叶修担心影响到比赛,便上网查了资讯,发现魏琛可能得了花吐症,而且是中后期了。
在担心魏琛的情况下,更糟糕的是,他自己触碰了花瓣,自己也得了花吐症。
叶修喜欢魏琛,这是一件谁都不知道的事情,他自认隐藏得很好。
但是叶修并没有马上去找魏琛表白,人生第一次,他迷惘了。
所以他决定等比赛结束后,再去告白。
然而现在被自个儿妹妹发现了,他无奈的道,「明天一切都会有结果的。」

【盾冬盾】以前的时候

#ooc慎入
#清水向
#不是很懂自己在写什么w

史蒂夫看着自己习惯在上面画图的小册子。
这本小册子他用了很久了,但他始终无法去翻前面他那70年前所画的图。
并不是因为太丑,而是他怕自己睹物思人。
他其实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有画画这一兴趣了。
在还没遇到巴基之前,他时常绘画一些令人怀念的图,像是以前的玩具或是印象深刻的东西。
但是遇到巴基之后,生活几乎被他和兄弟们占满,当然给他画图的物件也就是巴基了。
每当巴基跟他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会深深的映在脑海,等到有空的时候,再将其画下。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跟他一起做任务时,他说:「史蒂夫,等我回来一起喝酒!」
只是,他画完了那画面,却没等到巴基回来。
从那次之后,史蒂夫就不翻他画的那些巴基的图了。
他当时没这种想法,便沉入了海底。
直到被东尼救又活了过来。
之前看看这本小册子,復联的大家又给了他失去巴基之后的快乐。
他想,他应该是喜欢着巴基的,只是当时没有说出口,就再没机会了。
如果有机会,他想告诉巴基,他喜欢他。
而那机会,却悄声无息的降临了。
在他跟九头蛇的对战中,他遇见了巴基,他知道他没死,而他也有机会说出他想说的话。
「史蒂夫,你在看什么?」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史蒂夫一抬头,巴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是的,他为了让巴基逃离东尼的魔爪,自己跟东尼就大吵了一架,跑出来了。
他心里其实很对不起东尼,只是东尼也知道巴基对于他而言,是什么,他相信东尼是能理解他的。
「没什么,巴基,我喜欢你。」史蒂夫回望着巴基,企图找到跟他一样的表情。
果不其然,在现在万年冰山脸的巴基的脸上,看见了羞涩。
他笑的欢,又看看手中的小册子,他招呼巴基坐了下来,翻开了册子那画着第一次跟他相遇时巴基的笑脸。

勇星小段子7

#小星爵上线 #OOC慎入 #最近用简体用上瘾了,简体字注意 (*゚∀゚) 正文 勇度肚子十分的饿。 可能是因为刚刚一直在开会,忘记吃晚餐的缘故吧,他正要站起身去找食物吃,一开门就看到了。 彼得正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拿这一堆的零食,堆得比彼得的身高还高,但是也因为这堆零食,彼得拼命伸长自己的手,却还是碰不到门把。 勇度皱皱眉,他站在彼得的背后,帮他开了门,「来,门帮你打开了。」 彼得正想转头道声谢,却因为勇度的声音愣住了。 要说自从上次蛀牙之后,这艘船上唯一禁止彼得吃零食的人,就是勇度了。 「勇……勇度!」彼得慌忙的进到房间,把零食一股脑儿的丢在床上用棉被盖住,想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 「臭小子,你给老子解释一下,你把零食全部搬进房间要干嘛?现在刚过晚餐时间,你就要吃这么多?」勇度现在火气很大,没吃晚餐的饥饿感加上小鬼的不听话,让他的肚子更饿,心情更火。 「勇度,我想吃嘛!你都不给我吃零食,勇度欺负人,呜呜呜…」彼得只好说出实话,这段时间,他一直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零食被拿去当下酒小菜,今天好不容易逮到勇度不在的时机想大吃特吃的,结果还是被抓了个正着,呜咽一声哭了出来。
勇度看着彼得的眼泪不断的滴滴滴,烦躁的抓了抓头,走到彼得的床边,掀开棉被,拿了包薯片,开了就吃,「这一堆,可不能你一个人全吃,老子还想喝饮料,去帮老子拿来。」说完,顺手从零食堆裏挑了包巧克力饼干丢给彼得。
彼得看着坐在床上吃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零食的勇度,瞬间忘了哭,接住了巧克力,大叫道:「勇度你怎么能偷吃我的零食!」「少废话,你有那包巧克力饼干就不错了,叫你去拿饮料,还不快去!」勇度喷着薯片渣对彼得道。
彼得边愤愤的出门去帮勇度拿饮料边吃着勇度给他的巧克力饼干。
当然,彼得回来时,那一堆零食全进了勇度的肚子里了。
彼得为此生了气,当然气没多久,勇度的报应就来了。
「哈哈哈,谁叫勇度你吃我零食,现在蛀牙了吧!」彼得吃着一个布丁,顺便嘲笑地看着勇度那肿了半边的脸。
「泥鬼劳子粗璀!(你给老子住嘴!)」勇度立马起身追着彼得跑。
「我说老大,你这样吃孩子的零食,你还能有些大人的自觉吗……」部下呢喃了句,当然,是在勇度他们跑远了之后才说的。

賤蟲,你說標題是什麼我不知道

@犬小路 祝你生日快樂///
這篇純屬是你的生賀文,只花了一天趕出來,ooc見諒啊/

正文
“嘿,據說今天是你生日,所以作者給了我跟親親小蜘蛛約會的機會是吧?”韋德坐在彼得家的窗台上一臉微笑的望著前方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嗨,死侍,你能別坐在人家的窗台上嗎?你不會壞掉但是窗台會壞掉。還有我好奇很久了,你到底是在跟誰說話?”彼得穿著蜘蛛人的服裝,打開了窗戶,一臉「你又來了」的表情。
“哦,我可愛的小蜘蛛,你這是要迎接我進去你房間嗎?我會害羞的,人家還沒準備好……”韋德這語氣要多欠揍就多欠揍。
“走開,我要去找史塔克先生,你擋到我的路了。”彼得不想理他,將他的臉推到一旁。
“不行,作者說我不能離開你!”韋德抱住了彼得的腰,臉偷偷貼在彼得的屁股上。6
“滾,你這個死變態!!”彼得射出蜘蛛絲想脫離韋德的懷抱,但是某個人抱得死緊,兩個人的重量蜘蛛絲撐不住,直直掉了下去。
“……oops”韋德叫了聲,拔出背上的劍減緩了兩個人下降的速度。
最後兩個人平安的停在半空中。
“……呼——”彼得鬆了口氣,他還準備好把韋德拿來當墊背的覺悟了。
“彼得……你有沒有覺得你老公現在特別帥?”“還不都你害的!!!”彼得將韋德踢了下去,揚長而去。
“哈哈哈,我們的小蜘蛛太害羞了,那就祝你生日快樂啦!”韋德彎彎眼說道。

勇星小段子(5、6)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5.

「勇度勇度,這是甚麼?」彼得拿著一串紫色顆粒的東西向正在訓斥屬下的勇度。

「靠,你居然給老子犯這種低級錯誤,你知道──」勇度正罵到一半,被彼得的聲音打斷,他定睛一看彼得手上的東西是地球上他最討厭的水果──葡萄。

「小鬼,不知道就去查書,別老是依賴人。」勇度一臉嫌棄的看著彼得手上的葡萄。

「我知道,這叫做葡萄!」彼得得意的笑道,他早知道勇度會叫他查書,所以他事先查好才來找勇度。

「小鬼,你膽子夠大啊,都趕來耍老子了?」勇度稍稍不爽的道。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吃,剛剛吃了一顆,澀澀的,一點都不好吃。」彼得回想起剛剛口中的味道不禁嘖舌。

「笨蛋,那是要剝皮去籽的,拿來。」勇度拿過葡萄,摘了一粒,放到嘴裡嚼了嚼,將皮跟籽吐了出來,「看,就是這樣吃。」

勇度十分討厭葡萄那稍微澀澀的感覺,但是彼得一臉期待的表情讓他勉勉強強的吃了一粒。

彼得也從葡萄串拔下了一粒,依樣畫葫蘆將皮跟籽挑了出來,但是葡萄那個澀澀的口感還是不喜歡。

「勇度,這水果我不喜歡。」彼得嘟著嘴,很是不滿。

「地球上的水果有很多種,老子知道好吃的可不少,走走走,老子帶你吃香的!」勇度將葡萄交給剛剛被他訓斥的部下,便走出了房間。

部下拿著那串葡萄,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過了許久便邊吃著葡萄心情有些雀躍,思考著下次被罵的時候,該拿甚麼彼得不知道的東西給他邊離開了。

 

6.

勇度‧烏干塔的名字家喻戶曉,他的強大與狠絕令所有跟他敵對的人聞風喪膽。

但是最近有個很怪的傳聞,說勇度‧烏干塔最近有溫柔下不了手的傾向,於是宇宙中有些人決定去試試看。

這些人帶著不怕死的心理,在一個貿易盛行的星球,包圍了勇度的飛船。

「靠,最近是怎麼回事前天來一批,昨天也來一批,今天還來?而且還是半夜來?最近是盛行自殺嗎?」勇度心情不怎麼美麗,被吵醒的感覺真的不識很好,他煩躁的看著包圍他殺氣騰騰的敵人們。

「勇度勇度,我好想睡覺……」彼得穿著睡衣,揉了揉眼睛。

「等三分鐘,我們就去睡覺。」勇度說完操縱著飛箭,沒幾下子就把敵人全部殺光。

「走,去睡覺。」勇度抱起彼得,回去房間繼續睡到天亮。

部下看著滿地的屍體,嘆了口氣「老大那如灰塵一般大的下不了手都給小彼得了,怎麼會有你們的份?還來增加我們的工作量……」部下碎碎念而認命的收拾一地的屍塊。








我:我只是吃葡萄一瞬間靈感就來了......

勇星小段子(3、4)


#親情向

#ooc慎入

#小星爵上線

3.
勇度讓部下帶著彼得去打獵了。
明明知道以那小鬼的聰明也有自己的部下陪著應該是不會出事的,但勇度在彼得出門的那段期間,拿著報紙,卻連翻頁都沒翻過一次,顯得有些心神不寧。
「老大——」一名部下跑了過來,「怎麼了,小鬼出什麼事了嗎?」勇度連抬頭看部下一眼都沒有,問道。
「不是,我只是想問這新進的槍械放哪?」部下稍微不好意思道。
「哼,你們這群廢物,該放哪放哪!別煩老子看報紙!」勇度重重哼了一聲,繼續低頭看著報紙。
「勇度——」一道稚嫩的聲音呼喚著勇度,他知道那小鬼回來了。
「成果如何?」勇度終於放下報紙,看著彼得向他走過來,臉上帶著自信滿滿的笑容。
「我今天獵到了好多隻鳥跟一隻鹿!」彼得用著髒髒的手抹了抹有些搔癢的鼻子,一臉「快誇我」的表情。
「哼,才幾隻獵物就高興成這樣,老子在你這年紀的時候還獵過大象!」勇度不甘示弱的回道。
「那是因為那顆星球沒有大象,不然我一樣也能抓到!」彼得不高興的忘了剛剛狩獵的成果,也忘了邀功,急急的應道。
「吼?真的嗎?」勇度用著嘲笑的臉走向彼得,勇度的表情讓彼得不高興得連臉都皺在一起了,但是卻沒辦法信誓旦旦的說出確定的話。
「哈哈哈,想贏過老子,再過一百年吧!」勇度見彼得不回,豪不客氣的放聲大笑。
「手髒死了,快去洗手,吃晚飯了。」勇度心情瞬間變好,卻看到彼得的鼻翼因為彼得手髒去抹的關係黑黑的。
「晚餐吃什麼?」彼得的不甘心瞬間被晚飯蓋過去了。
「烤肉,所以再不去洗手,肉就沒嘍——」勇度吹著口哨,推著彼得去洗手。
「切,明明溺愛的要死,還口是心非。」那名拿著槍械的部下在旁邊從頭看到尾,為那個不肯說出真心話的上司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4.

風和日麗的下午,是個適合襲擊的好天氣。
但是相較於這個好天氣,勇度跟他飛船裡的所有人心裡就不是那麼美麗了。
飛船被襲擊的紅燈閃啊閃的,看得勇度心浮氣躁,然而敵人之中有人身形詭異,老是抓不到,讓他煩不勝煩。
勇度正前往著彼得的房間,但是走到一半就發現那名身形詭異的人拿著槍頂在彼得的腦袋上。
「勇度!」彼得一臉快哭出來的神情,讓勇度煩躁的心情更加嚴重,正要上前,卻被敵人叫住,「勇度•猶東塔,不准動!你不要這小鬼的命了嗎?」敵人叫出他的全名,讓他的步伐停了下來。
「哈哈哈,囂張的破壞者首領也會有這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敵人見狀,開始瘋狂大笑。
「你笑聲吵死了。」勇度看著笑得無法無天的敵人,沉下臉,吹了個口哨,操作著飛箭,敵人瞬間頭身分離。
「勇度!」彼得腿有些軟,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太沒用了,被敵人挾持就嚇成這樣,走了。」勇度走上前,將彼得背到肩上,繼續掃蕩敵人。
「殺手奶爸?」敵人見到勇度跟彼得的瞬間想到了這個詞。
「求你別說。」勇度的部下聽到這句話,嘆了口氣,手中的武器不落風,將講殺手奶爸的敵人砍成兩半。

【勇星】腦洞小段子

#親情向

#小星爵上線

#ooc慎入

(一)

 

「勇度!這個是甚麼?」彼得拿著一把槍朝勇度跑去。

原本勇度沒有多注意彼得手上拿的東西,但他仔細一看,那把是他們剛新進的槍支,還是已經上了膛的,而且槍口還是朝著彼得的肚子。

「笨!快把那東西放下!」勇度的吼聲讓彼得有點錯愕的停下腳步,勇度見狀立刻一個口哨聲響起,一道鮮紅的殘影劃過,瞬間將槍支分成兩半。

勇度悄悄的鬆了口氣,「你這個笨蛋小鬼,你還不夠格拿那東西,再過兩年吧。」彼得有些失落的走開了。

「老大,那可是新品啊……」手下捧著槍支的殘骸無奈道。

「不會再買一把嗎?對了,下次進貨順便進幾個槍支架,要高到讓那小鬼拿不到的程度,不然一直重買也不是辦法。」勇度說完就跟上彼得的步伐走出房間。

手下看著窗戶外勇度跟彼得打鬧的身影,嘆了口氣,「有個溺愛小孩的老大,我們這些部下好苦命啊……」

 

(二)

 

「勇度!勇度!我會吹口哨了!」彼得興奮的爬上正在看報紙的勇度的大腿上道。

「說話就說話,爬老子腿上幹嘛……所以呢?」勇度放下報紙看了看周圍沒人,就任著彼得坐在他腿上。

「讓我玩飛箭!」彼得滿臉期待地看著勇度。

「那得先通過考核才行,先吹首歌來聽。」勇度道。

彼得用力的點點頭,努力地想吹出音調,但是剛學會如何發出聲音的彼得只能發出一個單音,雖然音調有些小小的起伏,但是這項考核還是失敗了。

「小鬼,你還差得遠呢。」勇度拿起飛箭,口中隨便哼著調子,飛箭隨著調子在房間裡飛舞了起來。

「勇度,我要怎麼樣才能像你那樣?」彼得滿臉羨慕的問。

「你先把老子給你訓練做完吧。記住,做甚麼事情,靠得都是這裡。」勇度用拳頭槌了槌胸膛,點了點彼得的心臟。

「好!」彼得笑著跳下勇度的大腿,跑出房間。

勇度看著彼得跑出去的身影,無奈的笑了笑拿起旁邊的報紙繼續看。


© 零字斩 | Powered by LOFTER